2017年大專青年河北冬令營心得報告

團名:中華文化經貿交流發展協會

營員:郭鎧銘


    北京—在我的印象來說,是個處處皆宏偉莊嚴宮殿與眾多胡同的老城市,還沒來到北京之前,僅僅是在影集或書報上認識北京,長久以來累積在心中的北京映象,對於這是偉大中國的首都感到非常熱衷,許多年前就告訴自己,在有生之年肯定要到北京踏上一踏。當得知中華文化經貿交流發展協會此趟冬令營的地點在河北張家口,前後的落腳處在北京,並安排了北京市區旅遊,二話不說就即刻答應報名參加,但正確來說此次主要行程要去崇禮滑雪、大境門與逐鹿黃帝城遺址,只是提早先到北京市區入住,待二月9日開營式前一日才驅車前往崇禮,進行一連串的交流與聯誼之行程,以下就分享此次行程中比較有感觸的心得。


這趟精彩的游程,最期待也是最有感觸的,莫過於北京故宮了,因此先來說說此次北京紫禁城參訪心得:對於紫禁城的印象最早是建立在金庸的武俠小說—鹿鼎記,故事中有大半的場景是在康熙皇帝住的宮殿內,韋小寶與康熙在紫禁城相識併發展出不同於世俗的友情,這也是我最熟識的一部武俠小說之一,另外一個就是前些年知名古裝劇—後宮甄環傳,劇中除了對於清代後宮愛恨情仇的刻畫堪稱一絕之外,每個場景更是體現偌大故宮的氣勢磅礡,因此我非常期待這次能到紫禁城一遊。行前對於這個在1988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故宮做了許多功課,在這個將近六百年歷史的皇宮,經過不斷改建、添建,尤其是明代嘉靖時期的改制與清代乾隆年間的改建,使紫禁城最終成為今日的規模。這次有幸走入這座歷經二十四任皇帝的宮殿,心中真是感慨萬千,身邊有許多親朋好友都無緣來到這座帝王之都,當結束行程回到家鄉時,把遊歷故宮的經驗分享給好友,他們是聽得如癡如醉,羡慕得很!


走入故宮主要宮殿之前,會先經過很有話題性的天安門,天安門廣場非常大,附近座落許多莊嚴的建築,像是毛主席紀念館、人民大會堂與社會主義有關的建築物等等。還沒來到這裡以前,透過照片與影像的傳播,真不覺得廣場有多大,親身經歷走一回之後,才知道此地莊嚴肅穆,寬廣無垠。在天安門之前的廣場中,毛主席紀念館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建築,南北的門兩側各有兩個社會主義風格的雕像,天安門廣場與天安門之間的長安街,是每當中國政府舉行國慶等閱兵被眾人注目的焦點街道,單側就有7個線道,在臺灣地區是見不到這樣的道路寬,當導遊還在天安門前滔滔不絕時,我望著那總共14個線道的馬路看傻了眼。
    經由導遊的帶領,好不容易穿過人群與嚴密的安檢,走進午門即刻踏入主要建築群,當在腦海中對故宮的印象完全印入眼簾,心中真是無比的感動,這可不是我殷殷期盼著要來朝聖的古代宮闕嗎!我正踏在這塊土地上。經過導遊詳細的帶領與解說,我對明清時代的官員無比的佩服,原來明清官員要在每日天尚未亮之前,就在午門外候著,等待上朝,而且有些一輩子在京城當官的官吏,都未能見到龍顏一面,走在故宮的道路上,那斑駁的石板路,讓我彷佛如明清時代的官員一般,那故宮的氣勢震懾著我內心無比的激動。故宮裡的顏色也有深奧寓意,古人認為世界由「金、木、水、火、土」五行構成,五種元素相生相剋。只可惜參觀故宮的時間只有半天,說實在的連好好欣賞中軸線上的主要宮殿的時間都不足,無法好好看完紫禁城建築群的設計、規劃與佈局,若是來日有機會,能用自己的時間來自助旅行,肯定再來咀嚼這座中國建築藝術精髓之處,漫遊這斑駁的高牆與飽經滄桑的磚瓦。

   這次河北省臺灣同胞聯誼會特別將活動地點安排在河北張家口,主要目之一,是將2022年冬季奧運主辦地崇禮推廣給更多人知道,而開營式的舉辦地點更是選在崇禮的長城嶺滑雪場,這是讓我覺得很特別的地方,頭一次在冰天雪地裡參加如此正式的開幕典禮,而滑雪前一日聆聽了一場崇禮縣基本情況介紹的講座,對於此地現今能有此發展有更深入的瞭解,並且對於此地有哪些優勢與地理環境能獲得2022年冬季奧運的主辦權,得到清楚與令人信服的解答。開幕式結束後,即刻進行滑雪體驗,當天氣溫約攝氏-20度左右,雖然低於最適合滑雪的氣溫(攝氏-5~-15度之間),但其中摔落在這綿密的雪地上,卻絲毫不曾感到疼痛,並且能在冬季奧運主辦地先行滑雪,這是多少滑雪愛好者朝暮期盼的體驗,那股熱忱抵擋不住當天嚴寒的氣溫,滑雪滑得不亦樂乎。之前有在內蒙古鳳凰山滑過雪的經驗,但這次在崇禮能享受到天然形成的雪場與高度規格的設備,在鳳凰山的滑雪經驗是無法與此相互比評的。


    除此之外,行程中來到萬里長城四大雄關之一的大境門,這裡曾經是護內抵外的重要關口,在全盛時期更是軍用與商用的重要隘口,目前是4A級的景區,開放給來到此地想飽覽邊塞美景的旅人駐足。第一次欣賞到塞外風光有些震撼,沿著充滿歷史痕跡的古老長城往上爬,還刮著刺骨的冷風,但是遠眺著塞外高原的美景,卻也忘了寒意,大境門號稱是萬里長城的一門,地位與山海觀、居庸關和嘉裕關相同,大境門是明代長城,與北京長城是完全不同的面貌,這裡的長城猶如霸氣豪傑地粗曠模樣一般,登上烽火臺往西北的山上望去,見到綿綿不絕的原始石龍,映入眼簾的大塊文章,正好與大境門上的題字「大好河山」相呼應。在此地有足夠的時間參觀,隨意的拍照留念,唯獨景區內的古式建築還在重建中,稍嫌可惜。



    附帶一提,這趟與張家口學院志願者學生交流的經驗,是我覺得比較美中不足的地方,之前去內蒙古與呼倫貝爾學院的學生交流的經驗相比,此次無法完全認識所有的張家口學院的志願者,在相處時間上比較短暫,並且在活動上的互動沒那麼親密,除了其中三位隨車的志願者外,其他名志願者就不是那麼的熟識。但是這次也見識到張家口學院學生的真性情,他們十足展現北方人的豪氣與爽快,對於我們的問題無不一一詳細回答,尤其唯一的男性志願者在分別的時候落下男兒淚,在我心中起了無限交織。


    總是聽說北京空氣差,有嚴重的霧霾,行前我還很怕鼻子會過敏,不過到那邊剛好是晴朗、萬里無雲的好天氣。北京空氣差是很多粉塵,而且很乾燥,每天鼻屎都很厚而且還會流血,身體肌膚和嘴唇也一直是乾燥脫皮的,往後幾天身體更是不能負荷,起了疹子並且極度搔癢,不過這是個到嚴寒地區旅遊的經驗,將來若是再到這種乾燥氣候的地帶旅遊,就懂得需準備什麼裝備了。


   
一直以來我都只在大陸連續劇等電視節目裡面聽到對岸的口音,這次因參加台聯所主辦的冬令營,所以聽到了地道的北京腔口音。但與臺灣最明顯的差異是ㄓㄔㄕㄖ聲母的翹舌音非常明顯,ㄥ韻母的讀法也跟臺灣不一樣。而北京當地的口音,最明顯的就是ㄦ尾,很多詞後面會都有ㄦ尾,比如「沒事」會說成「沒 sher」(跟事ㄦ分開不一樣,有點像是後面的ㄦ取代前面音的空韻母)。在臺灣我們稱為「國語」的普通話,其實不管怎麼練字正腔圓都不會像中國的普通話那樣標準,相聲演員也不像,反而眷村裡的榮民念得還比較像。不過我要強調我並不推崇完全標準的國語或普通話,能夠溝通就行了,在日常生活這麼強調標準音,反而是一種病態。北京當地回應「謝謝」的方法有「沒事兒」、「沒關係」、「不謝」,「沒事兒」是最常聽到的,反而臺灣的「不客氣」不常聽到。
 
    這趟冬令營的主辦方是北京市臺灣同胞聯誼會,難得有機會能到北京市的臺灣會館參訪,會館裡有幾處展覽著與臺灣地區息息相關的物件書畫等,經由會館內專業的響導解說後,對於自己居住的臺灣有著更深層的瞭解,來到這裡有著濃濃的臺灣味,在北京有家鄉熟悉的東西,感到特別溫暖,心中激起無限漣漪。行程中透過私人安排的餐敘,有特別的機會能與河北省臺灣同胞聯誼會的副會長與幾位幹部交流,吸收了很多兩岸經貿與文化的發展,尤其是高副調研員與我暢談臺灣目前的經濟政策與未來走向,相談甚歡。臺灣會館是當年臺灣同胞在京城聚會、落腳的場所,是北京重要的歷史文化遺存,歷經百年滄桑,見證臺灣同胞愛國愛鄉的光榮歷史,而臺灣是中國神聖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維護和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已成為越來越多兩岸同胞的共識。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