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故宮的邂逅-午門


作者:陳奕達

紫禁城,是明清兩朝的權力中心,是中華文化的瑰寶。午門(圖一),是紫禁城的大門,是中國的門面。不論是外國使臣,還是朝廷重臣,只要進到皇宮,覲見皇帝,就需要經過這道壯闊的正門。這個門是權力的象徵,也是皇宮內數一數二的重要建築。現代,雖然皇權已經消逝在時間的潮流當中,但是這座大門仍然屹立不搖。自從故宮博物院建立以後,午門就成為故宮博物院的正門,它面對的是熙熙攘攘的遊客,以及對藏在皇宮中故事充滿好奇心的人們。

 
(圖一)站在朝房中間拍攝的午門

午門位在北京的中軸線上,南方是端門(庫門),北方是內金水河。舊時的宮殿建築,有著五門三朝的架構,在東漢鄭玄注《禮記・明堂位》記載:「天子五門,皋、庫、雉、應、路」,皋門、庫門、雉門、應門、路門對應到故宮則是天安門、端門、午門、太和門、乾清門。這幾個門則是把朝廷分成三個,清劉獻廷《廣陽雜記》記載:「 周之時有三朝:庫門之外為外朝,詢大事在焉;路門之外為治朝,日視朝在焉;路門之內曰內朝,亦曰燕朝。」,三朝因位置的不同,功用亦不同,進了午門,就進入治朝,也是每天大臣上早朝的地方。午門因位在故宮的南邊,南方屬火,為离卦,代表的動物則是雉,也就是朱雀,或是鳳凰。午門的北方則是內金水河,北方屬水,為坎卦,這兩個建築形成水火既濟的卦象,也就是既濟卦,其卦辭為「亨小,利貞。初吉終亂。」既濟卦的六爻都當位,是一個完美的卦象,但因為過於完美,所以未來有可能會有走下坡的趨勢,因此要防患未然,這也是開國王朝初立,天下初定,當時的皇帝教導後世帝王要勤謹治國的警示。

對於午門的建築風格,也是符合离卦的。從外型來看,午門的城牆為朱紅色,城樓上的門扉以及柱子也漆成紅色,門樓內外檐西番草三寶彩畫,也是以紅色系為主,青綠色為輔,配上金黃色的寶瓦,這樣的配色,使得站在午門廣場的我,有種壓迫感,這也是皇權給予拜訪者的一種下馬威吧。午門整個建築天空往下看呈現ㄇ字形,除了主樓以外,兩旁各有東西雁翅樓,在ㄇ的四個頂點上,各布有一個角亭。中間的主樓(圖二)屬重檐廡殿頂,為最高級的屋頂架構,面闊九間,深進五間(柱子與柱子間為一間),使用代表著皇權的兩個陽數,四個角亭(圖二)則是重簷攢尖頂,在屋頂的正中為寶頂,象徵著天上的星宿,這四個寶頂,則是組成了北斗七星的斗勺。由於午門是由這五座樓閣組成,從上而下觀察午門則會發現其型態好像一隻展翅鳳凰,因此午門又被稱為「五鳳樓」。從故宮售票亭的方向往午門看,則會發現中間有三個門洞,但是從太和門往午門觀察則會發現有五個門洞,因而形成「明三暗五」的現象。兩邊的門洞則稱為「掖門」,在平日並不會開啟,只有在殿試以及大朝會時開啟。這樣的設計,可以避免五個門都設在主樓下方造成視覺上擁擠的現象,也才能把皇家的大器顯現出來。

 
(圖二)午門城樓以及兩旁的角亭

 在主樓以及兩邊的角亭間各有一個明廊,左明廊設有大鼓,右明廊設有銅鐘,每當午夜,大臣們必須從家中出發,前往午門準備上早朝,在午門以及端門之間兩旁設有朝房,是文武官員在上朝前整理儀容的地方,凌晨三點(五更的開始)時,大臣們必須到達午門,午門太監擊鼓後,必須排好隊伍,敲鐘,午門才會開啟,才能進到皇宮上早朝。除了上早朝前的準備以外,午門還是「頒朔禮」、「獻俘禮」、「廷杖」等執行的地方。每年的十月一日,皇帝會在午門頒布隔年的曆書,原本稱為「頒曆」,但是為了避乾隆皇帝「弘歷」名諱,所以改稱「頒朔」。曆書在農業社會是非常重要的,《荀子‧王制》篇:「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時,故五穀不絕,而百姓有餘食也。」,可見曆法對於農業的重要性。「獻俘禮」則是在重大戰爭凱旋歸國後所舉辦,清代時的「獻俘禮」,在午門城樓中間會設置御座,皇帝坐在城樓上,兵部尚書則會宣布:「獻俘!」,慶祝勝利,接著典禮官宣布:「行禮!」此時會把俘虜牽過去,使之跪伏在地,兵部官員上奏詢問皇帝要將俘虜交給刑部,還是恩赦釋放。「廷杖」則是對朝中官吏實行處罰,最早的廷杖紀錄是隋朝,明朝時最為盛行,廷杖亦有輕重之分,假若喊的是「著實打」,則尚能苟活,喊的是「用心打」,則是鮮少存活,有這樣的差別則和賄賂有關。午門除了在外觀上給人震懾感以外,對於敵人則是顯示出大國威儀,對於自家大臣也展現威風。

從午門的門洞走過,剛剛站在午門廣場上,被震懾的靈魂才慢慢地回神,前面是內金水河,後面是午門,站在這個水火的交會點,有重生的感覺。午門的大國器度,已經深深的烙印在我這個小小旅人的心中,對於過去的皇權產生了更深刻地崇拜感。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