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大地.文化山東:聊聊山東曲阜的「三孔」!

蘇嘉宏  撰


  山東,這片歷史上的齊魯大地,是儒家文化的根源所在。

  台灣,像是著名的大學校長、政務官、記者大名為「金振」、「玉振」或「金聲」的台灣人相當常見,那怕是高雄大寮鳳林路邊的水電行,都要取名叫做「金振水電行」。「金聲玉振」的典故是出自孟子萬章篇,孟子曰:「……孔子,聖之時者也。孔子之謂集大成;集大成也者,金聲而玉振之也。」,「金聲玉振」是說,奏古樂時,先鐘(金)以宣聲開端,後擊磐(玉)以收韻結束,有始有終,脈絡通貫;孟子大讚孔子德知全備,猶如樂之金聲、玉振;所以,台灣人取名為「金聲玉振」的仁,大有深遠寓意。

  孔子生於魯國陬邑(今山東省曲阜市東南),孟子則是鄒國(今山東省鄒城市)人,都是今日的山東人;山東曲阜孔廟內有一座「金聲玉振」坊,牌坊建於明嘉靖17年(1538年),坊額刻這4個紅色大字是由明代書法家、山東巡撫胡纘宗手書。台灣人取名,有典有故,日常生活中處處體現儒家文化,取名之外,連高雄市的小城古鎮旗山都有孔廟聖地,山東人身為孔子故鄉人,應該是與台灣人共有儒家文化的光彩。

  我們若到山東,應該都不會錯過孔子故鄉曲阜,這裡是儒家文化的起源;山東曲阜老城內,有「孔林(孔子墓)」、「孔府(衍聖公府)」、「孔廟(大成殿)」等三大必到之處。

 「孔林」不稱「陵」而稱「林」,就算是孔子歷史地位再高,也不會躐等僭越,依循「名正言順」的春秋大義。「孔林」又稱「至聖林」,離曲阜不遠。孔子墓前立的是晚至明代才豎立的「大成至聖文宣王墓碑」,東側為其子孔鯉墓,南為其孫孔伋墓,三座墓形成世上獨有的「攜子抱孫」格局,是中國歷史延續性最長的家族性墓地。但是,據說孔子墓地最初只是他的門生弟子們用石磚砌成的祭壇,甚至還沒有墓碑;隨著朝代興替儒家學說漸成百家學說之主流,「孔林」才逐朝擴大。

  孔林中,有一種楷樹,據說最早生長在孔子墓前,相傳子貢奔喪,將他的手杖順手插入恩師墓前,結廬守喪,不意後來竟然長成大樹;可惜清康熙年間楷樹遭遇雷火,後人將該樹之前壯盛圖像刻在石碑,上書:「子貢手植楷」。楷樹樹幹挺拔,卓然不群;另有模樹生長在制禮作樂的周公目前,這兩種樹長在聖賢的墓前,樹型、質地爲人欽敬,早在宋朝就有「孔子冢上生楷,周公冢上生模,故後世人以爲楷模。」的說法,所以「楷模」就是學聖希賢,以孔子、周公為榜樣的意思。

  孔府又稱「衍聖公府」,緊鄰孔廟,是歷代孔子嫡系後裔所居,號稱「天下第一家」。孔府有最高等級的九進院落,是官衙與內宅合而為一的建築代表,也是歷史上延續時間最長的貴族莊園。「衍聖公」爵位只有孔子嫡系長孫才能世襲封號,始於北宋;1920年出生的孔德成為當時北洋政府所冊封之衍聖公,到了1935年,國民政府改「衍聖公」為「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現任「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是孔子第七十九代嫡長孫孔垂長。台灣人孔姓者,大多依照輩分吉言「行輩」;孔子後裔近代至今常見的主要是「……,昭憲慶繁祥,令德維垂佑,……。」。2006年1月1日,孔垂長與夫人生長子,是為第80代嫡長孫,衍聖公孔德成先生親為曾孫命名為「孔佑仁」,當年並具函呈報內政部:「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孔德成嫡長子維益嫡長子垂長之嫡長子佑仁於中華民國九十五年一月一日在臺北市出生,為孔子第八十代嫡孫。茲檢附戶口名簿影本一份,報請備查。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孔德成」,所以,聖裔在台嗣續,其重不絕如縷。台灣有兩支世居在桃園、新竹的孔氏聚落,另在屏東東港、萬巒一帶,也有清朝移民到台灣的孔子後代,但這一支族人從六十八代之後就沒有列入家譜,也未按族譜命名,續修孔氏家譜時這些失散已久的孔子後代,依宗祠的神主牌回溯先祖的身分,納入族譜。

 「孔廟」,「孔廟」稱「廟」不稱「祠」,顯見孔子成神深入人心。進入孔廟,從曲阜城門開始依中軸線走進去,依次有:孔廟外大門「仰聖門」,也是明清時期曲阜的正南門,門上「萬仞宮牆」四字,門後就是前面說過的「金聲玉振」牌坊。孔廟本體建築的第一道門是「欞星門」,門前立有著名「下馬碑」;第二道是「聖時門」,這才真正進入孔廟;過了第三道「弘道門」,就會藏書樓「奎文閣」,閣後有碑亭立放歷代君王讚頌孔子的眾多碑記。孔廟的「大成殿」以中軸線上的「大成門」為主,殿前有杏壇、殿內則有孔子像,據說與北京故宮、承德避暑山莊並稱為中國三大古代建築群。

山東,好客的山東,對台灣人深具歷史文化意義的山東,光是曲阜三孔就有這麼多的可觀之處,值得去走一趟!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