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納粹需要被譴責

圖:截自網路

  因為光復中學學生校慶變裝納粹造型遊行,引起軒然大波,總統府史無前例地點名譴責光復中學,教育部立刻配合揚言要行政懲處教職人員,扣減私校補助款,光復中學校長因此請辭負責。

 

  在一片撻伐聲中,也有人提出反思。台北城市科技大學吳姓副教授在媒體投書:「仗義反納粹,卻無視慰安婦」。吳老師提出,學生扮演納粹之舉的確太無知、太超過,這事件中小英政府的角色,則令人莫名。且不說日本人屠殺多少台灣人,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強拉台籍婦女作為日軍的慰安婦一事,小英未曾直言譴責,亦未曾強烈要求日方賠償,行政院長林全甚至口出「慰安婦可能是自願」向小英交心;而今對學生納粹變裝,則立即表達譴責,要追究責任、嚴懲學校,實令人費解。

 

  吳老師認為,相較於以色列集全國之力,不計代價追懲迫害者的積極態度,小英政府對於曾迫害台灣人的日本政府極盡討好態度,形成強烈對比。作為台灣首位女性總統,小英不為台籍慰安婦主張正義,卻選擇為猶太人伸張正義,實屬矯情。

 

  新竹的邱振瑋議員則替學生們感到非常委屈,邱議員說,台灣很多pub與餐廳裝置也都有納粹圖誌,這都是可自由創意裝置與表示,台灣從來也沒限制過、也沒教過我們人民不能講納粹,當大眾用謾罵、撻伐、扼殺補助款去二次傷害學生,以後學生不敢再有創意去創作,這樣的政治人物官員才是比學生更為無知。邱議員認為:乾脆就請台灣全面禁止納粹電影,甚至日本在全亞洲燒殺擄掠、更有南京大屠殺、慰安婦,這不也是與納粹差不多?結果我們還一直向日本靠攏低聲下氣。

 

  有學生很委屈的說:高中生的思慮哪能想得到這麼遠?,卻有人不以為然:不是說「自己的課綱自己審」?吵著要審課綱的時候,怎麼不說高中生的思慮沒想那麼遠?

 

  從光復中學這件事來看,如果我們的價值標準是一致的,對於「沒有人性」的事,就該一律譴責,不需要再去顧慮「政治正確」問題。納粹屠殺猶太人,德國人引以為恥,也引以為戒,兩個民族才能慢慢放下歷史仇恨。反觀台灣,在主政者的政治指導下,加害者不需要道歉,被害者還可以替加害者擦脂抹粉,美化泯滅人性的惡行,這樣的教育環境下,正義,是選擇性的,人性,也是選擇性的,苛責學生之餘,還得反求諸己:大人們做的,都是什麼樣的榜樣?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