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老是只停留在政治場域談轉型正義


作者:蘇嘉宏教授

轉型正義,在許多人的關注視野內,是在政治的場域內談一個社會在民主轉型之後,對過去獨裁、威權體制的政治壓迫下的遭遇予以翻轉,還諸正義。立法院日前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行政院下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政黨自一九四五年後取得之財產扣除黨費、政治獻金等後,「推定」為「不當」取得,應移轉為國有。

事實上,這種違反法律普遍性適用原則的特別立法,其適用對象將只會針對1945年以前設立的政黨,在台灣的歷史與現實上有意義的只有一個叫做中國國民黨,這是個僅只適用於單一對象的「處置性法律」;而且只針對「政黨及其附隨組織」,對於在兵荒馬亂的戰後與國共內戰期間,台灣民間許多地方豪富、日據時期遺留之權奸趁機豪奪巧取,紛紛以「搶登記日產」、「竊據國有財產」、「以不公平交易方式廉價哄取、竊占日人所有財產」、「權錢交易下國庫輸送與個人、家族或企業」等相同或類似方法取得財產之個人、家族或企業,並無適用之餘地,違反平等原則。

至於,「不當取得財產」排除法院司法程序審酌以定財產有關之紛爭,再以判決為地政機關變更所有權人登記之依據,卻逕行由行政機關以「推定」方式自為裁量、自為變更;也就是說,只容行政機關自行「不當(適當性)」審查,而非由法院「不當(適當性)」審查之外,更就「違法(違法性)」加以審查,未來該法衍生之違憲審查、行政救濟將是無窮盡的司法資源的耗損,轉型正義不會是沒有成本的,後續的發展也會是台灣民主憲政發展的寶貴經驗。

 
不能老是只停留在政治場域談轉型正義,政治迫害者自從兩次執政之後,快速異化的過程,批判者成為被批判者,當年痛罵別人的罪狀現在急速地通通都黏在自己身上,令人咋舌。政治以外,南北資源長期配置不公所生之差距、社會階層在台灣地理分布的不正義,政黨幾次輪替以後,始終沒有獲得翻轉。

馬英九時期,他的團隊是一個「北台都會地區門宦士族集團」,朱立倫、洪秀柱接替上台以後,國民黨進一步萎縮而為「雙北外省深藍小政團」,泛藍版圖不斷向北萎縮到雙北都會區,一個走不出大台北城、只會跟親民黨或新黨競爭合法性基礎的政黨怎麼會有未來?

可嘆南台灣經濟、文化弱勢社會階層不能獲得從下往上的社會流動之政治機會,馬英九的團隊沒有南部人,也沒有一個厚顏狡辯誇稱自己是南部人的政務官有膽識在南台灣參選;轉型正義如果只是去想讓國民黨一窮二白,欠缺宏觀考量的平衡南北人才政治參與,活化社會階層南北流動,政黨輪替到頭來只是為台北城打造的一場專屬政治遊戲,南台灣的選票自然會有新的歸趨。
 
台灣大學不是台灣人的大學,是台北人的大學、甚至是大安區人的大學,台灣大學每位學生所獲經費45.8萬,高雄大學每位學生卻只有12.7萬(2013年2月CHEERS調查),全國教卓經費高高屏地區平均僅佔8.13%(95年-103年),這背後涉及的教育資源長期的區域配置不正義,卻不若政治場域的轉型正義激越昂揚,對於應關人民生存發展的受教權和其他諸多領域的不公不義受到如此這般地忽視!
 

政治以外,人民還有更多期待中的轉型正義。




picture source:stocksnap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