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強運動與明治維新  從前人的解讀再出發

筆名:陳志明 

    十九世紀,西方挾著船堅砲利來到亞洲敲開了中國與日本的大門,雙方意識到自身與西方的落差後展開了一系列的改革運動,我國稱作洋務運動(自強運動)、日本則稱逆賊維新(明治維新)。約莫三十年後甲午戰爭爆發,中國大敗,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損失兩億兩白銀、承認朝鮮半島獨立以及割讓台灣等,自古追隨中國文化的日本,這次反過頭來打垮中國,我國也自此喪失民族自信,至今仍尚未恢復。
 
    首先,我們先來比較自強運動與明治維新在軍事工業方面有什麼不同,從于桂芬的《西風東漸:中日攝取西方文化的比較研究》中得知,日本在製造槍砲彈藥與軍艦前懂得先學會煉鐵技術,接著學會製造蒸汽機,後來才有了性能優良的軍事武器;另一方面,從費正清的《劍橋中國史》中得知,西元1868年中國第一艘國造軍艦下水,引擎購自國外、吃水深、建造費用昂貴卻性能極差。德國的鐵血宰相俾斯麥曾說:「中國和日本的競爭,日本必勝,中國必敗。因為日本到歐洲來的人,討論各種學術,講究政治原理,謀回國做根本的改造;而中國人到歐洲來的,只問某廠的船炮造得如何,價值如何,買了回去就算了。」今天我們都知道自強運動與明治維新一個改革僅在「器物」、一個則是在「制度」,到此讀者可以去思考的是,為什麼日本人在長期接受中國文化的影響下卻能在當時快速地跟上西方人的腳步,背後一定有更深刻的原因。
 
    筆者提出中西方各一位具代表性的人物,分別是西方的費正清與中國的黃仁宇,以他們提出的觀點來做說明,並提出不一樣的看法。費正清[1](John King Fairbank, 1907 - 1991)把自強運動失敗的原因歸之於「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認為只把工具西化而沒有使價值觀西化,但同樣的問題一樣發生在日本,日本雖然在制度上做改革但在價值觀上仍舊保有中國傳統的儒家文化。黃仁宇[2](Ray Huang, 1918 - 2000)則認為根本的原因在「中國是一個無法在數字上進行管理的國家」,但在當時中國與日本都是農業社會,都不是以追求效率與數字管理為特性的工業社會。
 
    無論是在環境、價值觀或是文物,當時的中國與日本是很相似的,當我們從這個角度去解釋時,難免會有解釋不通的地方。在景鴻鑫教授的文化思維理論中,提出了是因為中國與日本的思維方式不同而導致兩者在西化的過程南轅北轍,下一章我們將去解釋是什麼原因造成中國與日本的思維方式相異。

 
備註:
[1] 費正清,美國漢學家、歷史學家、哈佛大學教授以及哈佛大學東亞研究中心的創始人,著有《劍橋晚清史》、《劍橋中華民國史》、《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等。
[2] 黃仁宇,籍貫湖南長沙的美國籍歷史學家。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國共內戰期間擔任國軍軍官,後赴美求學並獲取密西根大學歷史博士學位,以身為中國歷史明史專家及倡導「大歷史觀」而為世人所知,著有《萬曆十五年》、《中國大歷史》等。


picture source:stocksnap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