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專欄(三)

北京奧運之後


筆名:陳志明


    在北京奧運的閉幕式上,美國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湯馬斯·佛里曼坐在中國場館的座位上,欣賞上數千名中國演員魔幻般的精彩演出,不由得回想起過去這七年中美兩國的不同經歷,隨後發表了一篇名為「中美那七年」的文章。七年前,中國拿到了奧運的舉辦權;美國則開啟了一系列的反恐戰爭,中國一直在建設更好的體育館、地鐵、機場、道路以及公園,而美國一直在建造更好的金屬探測器、悍馬軍車和無人駕駛偵察機。

 
    北京奧運後,後奧運效應(Post-Olympic effect)是否會發生在中國便成為有趣的議題,後奧運效應又稱奧運底谷效應,指的是奧運會主辦國及主辦城市在奧運會後出現的經濟衰退現象。其發生的主要原因包括:奧運會前期的盲目投資、奧運會館的賽後使用率低下、炒作房地產所造成的泡沫經濟。最著名的例子便是「蒙特婁陷阱」,1970年加拿大拿下了1976年夏季奧運的主辦權,當時引進了最新的技術新建大型體育場、游泳池、自行車場、奧運選手村等。然而,由於遇到全球石油危機的衝擊,使得加拿大的經濟蕭條和物價暴漲,再加上建築工人的長期罷工,使得經費不斷追加,原本的預算是1.2億加元最終花費卻高達16億加元,超出預算10倍以上。終於在舉辦奧運會31年之後的2007年,蒙特婁宣布付完了所有的帳目。
 

    回到中國,2008年後經濟還是持續在成長,一直到2016年還保持6.7%的經濟成長率,後奧運效應有個前提是經濟的成長來自於奧運的建設,但中國的經濟成長主要來自於本身經濟結構轉型的巨幅成長,相較之下因為奧運而拉升的成長比例就小。此外在舉辦奧運的同時,隨著周邊基礎建設的周全、金融與體育產業的擴展以及互聯網的全面滲透,中國大部分的地區已擺脫貧窮並且以嶄新的生活方式在運行。接下來的十三五計畫(第十三個五年計畫,2016 – 2022),不再追求經濟上的巨幅成長,而是以縮短貧富差距實現全面小康社會為目標。
 

    2015年7月31日,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舉行的第128屆國際奧委會全體會議上,宣布2022年冬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將由北京主辦,北京成為全球第一個既舉辦過夏季奧運會,又舉辦過冬季奧運會的城市。此次的冬季奧運將分為三大賽區:北京賽區、延慶賽區、張家口賽區,北京賽區負責開閉幕式和滑冰、冰球、冰壺三個大項;延慶賽區負責高山滑雪、雪橇;張家口賽區負責越野滑雪、跳台滑雪、北歐兩項以及冬季兩項,其中張家口賽區會頒出半數以上的金牌,是本次冬奧的重點區域。筆者有幸於今年冬天造訪河北省張家口市,下一個章節將會分析張家口市如何能成為本次冬季奧運的協辦城市。



(:倫敦奧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