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中華文化專欄-第二章 文化思維理論 

筆名:陳志明
 
    上回我們提到因為中國與日本的思維方式不同,導致兩者在西化的過程南轅北轍,這回我們先介紹成大航太系 景鴻鑫教授所提出的文化思維理論,再跟各位讀者好好交代原因。首先,光是「文化」這個詞就有著各式各樣的定義,在英文裡文化(culture)這個詞來自於拉丁文 cultura ,其原意為耕耘、耕作,後引伸為開拓大自然的意思。隨著西方社會科學的發展,對於文化這個詞每個領域都有不同的註解,但終究逃不過「人類活動的產物」這個定義,在文化思維理論中,把文化分為三個層次:文物、價值以及環境。


    最外層次者是文物,泛指一切觀察得到的事物,食衣住行育樂以及言行舉止等等。例如:日本維持整齊乾淨的街道、日本服務業的對客人尊重的態度等等。再來中間的那層是價值,因為文物的產生反映出更深一層的價值系統,為什麼日本要維持整齊乾淨的街道?為什麼日本服務業的對客人會是尊重的態度?最內層的環境指的是當初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如何適應,因為這牽涉到最基本的生存問題,人們適應環境的所使用的方法與想法將深深影響價值觀,但因為日子久了習以為常,不容易察覺。而思維便把這三個層次所貫穿,如同作業系統連接電腦的軟硬體一般,決定這三個層次如何交替影響。所以即使中國與日本在西化之前,文物、價值以及環境非常相似,但因為思維的不同而導致不一樣的結果。接下來筆者就引用景鴻鑫教授研究東西方文化多年的想法,從「文字語言」這個角度去做切入,找出中國與日本思維方式不同的原因。為什麼選擇「文字語言」呢?因為它影響人類生活最深最廣,沒辦法再找到第二個能夠影響我們生活這麼深的事物。
 
    歷史上獨立發展出文字的只有四個地方:西元前三千年的蘇美、西元前三千年的埃及、西元一千三百年前的中國以及西元六百年前的墨西哥。中國作為一個能夠發展出文字的文化,我們就朝著其文字系統如何產生來做分析;而日本沒有獨立發展出自己的文字,我們就朝其如何使用中國的漢字來建構日文這個方向分析。漢字如何產生我們將在下一節進行說明,在這裡先看到漢字本身,漢字屬於一種表意的文字,也就是文字與語言相互獨立。有兩個特性:同一個字可以有不同的唸法、還有即使不會說話,只要看著漢字也能清楚表達意思。這種特性可以在許多日韓的古裝劇看出來,來自日本與韓國的兩個人,即使說著不同的語言,但只要把漢字寫下來,兩個人還是可以非常順利地溝通。
 
    當日本把中國的漢字拿去造日文時,沒有使用漢字表意的特性,反而是將漢字拆開拿來表音,才有了假名的產生。恰恰好西方人的文字系統也是表音,就這個巧合讓景教授認為其實日本人思維方式是比較接近西方的,接下來我們將討論漢字如何塑造中國人的圖像思維,以及表音字母如何塑造西方人的線型思維。


 中國文字博大精深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