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中華文化專欄─第三章 中國的表意文字與西方的表音文字

              筆名:陳志明
 
    藉由文字語言系統來建立中國與西方不同的思維,我們必須以現有的證據作為依據來做解釋,而目前已知西方最早的文字系統為蘇美的楔形文字;中國則是甲骨文,本章節將會先針對文字系統的發展作敘述,下個章節再針對文字系統塑造思維的部分作解釋。
 
    文字的發展由繪畫開始,人類將所見所聞以圖像的方式記錄下來。二十世紀末,在法國東南部的瓦隆蓬達爾克附近一個石灰岩山崖上的岩洞中,發現了大量距今約三萬五千前年的壁畫,後稱肖維岩洞,內容包括馬、犀牛、獅子、水牛、猛瑪象以及打獵歸來的人類,描繪出當時人們生活的場景。世界的其他地方,非洲、亞洲、美洲、澳洲等,也都有發現過類似的壁畫。接下來依考古學的證據,圖畫會轉變為符號、象形文字。
 
    上回提到的文化思維理論中,最內層的文化層次為環境,意指人們為了適應環境所使用的方法,隨著環境的不同,象形文字在兩河流域轉變成為表音文字,在中國則轉變成為表意文字。兩河流域又稱肥沃月灣,夾在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之間,充斥著河流沼澤,蘇美人在此利用河流沖刷而堆積在平原的大量黏土與河邊的蘆葦創造出了象形文字,將蘆葦稈前端削尖做為筆雕刻在黏土板上使用。不過由於蘆葦筆是硬筆,要在黏土版上雕刻出圖案、圓滑線或曲線都相當困難,蘇美人開始簡化其象形文字使其線段化,最後演變為楔形文字。楔形文字漸漸失去象形文字的特徵,逐漸轉變一種表音文字,文字開始為語言服務,稱之為「音化」。這樣文字的特色在於可以用來表達各種語言,就如今天大陸地區使用的漢語拼音,使用拉丁字母作為普通話的標音。後來蘇美的楔形文字傳遍了整個中東、伊朗、北非與希臘半島,也影響了希臘字母的產生。
 
    場景轉回中國,與兩河流域的環境不同,黃河秦嶺的河流湍急和高山峽谷加上野獸出沒,中國人利用樹木與野獸創造出了甲骨文,使用木頭與野獸的毛製作的毛筆將文字畫在野獸的骨頭(甲骨)上,然後再沿著筆畫雕刻。因為毛筆是軟筆,在書寫文字時就如繪畫,可以隨心所欲的把任何形狀記錄下來,接下來刻字的部份不過是將一些比較圓滑的部分轉為稜角。基於甲骨文的基礎,漢字的特性便是以表形、表意兩者為主,當然所謂的「音化」也發生在漢字,是以六書當中的形聲來呈現,但即使如此形聲字依舊是靠著形狀來表達意思,不過是在讀的時候以音符作為讀聲的依據。
 
    因為環境的不同,中國創造出與西方世界截然不同的文字系統,然後文字系統再反過來塑造出中國與西方不一樣的思維模式。以聲音為主體所創造出的表音文字塑造出西方人一維的線形思維,且文字語言無法分割;以圖像為主體的表意文字則塑造出中國人二維的圖像思維,而文字語言相互獨立。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