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科舉到個人申請  (二)台灣的大學入學考試  筆名:陳志明

  今天台灣地區的大學入學考試有個特性:複雜。考試有兩種方式,一個為每年初舉的大學學科能力測驗(簡稱學測)、一個是每年七月初舉辦的大學入學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接著進入大學則有三種方式:繁星推薦、個人申請以及考試分發。


  當考試的制度設計得越複雜就會使得城鄉差距所造成的資訊不對等現象更明顯,這就好像在牌桌上打牌,對於規則更熟悉的人即使拿著比較差的牌,卻容易打出比較好的成績,更何況城市裡的學子拿到好牌的機率更高。在過去大學入學的方式就只有大學聯考,所有的人就是填志願、考試、然後分發學校,這樣的制度簡單比較不會造成城鄉學子在了解規則時資訊的落差。第二個要討論的是在過去利用考試制度造成的階級流動,時至今日卻沒有辦法再提供這樣的功能。還記得求學時代的老師們常常說:「當時我家裡很窮,考上師大唸公費出來又可以當老師,對我來說是命運的翻轉。」在開放教育學程之前,師大由於是公費並且搭上台灣經濟起飛,老師的薪水年年調漲,曾經與台大並列為第一志願,是許多清寒學子的目標。

  時至今日,大學入學大部分的名額放在個人申請,學子除了在學的成績與學測成績外,更注重在校外活動的活躍。問題來了,許多家庭經濟不好的小孩,課後就必須要負責幫忙家裡的經濟,根本就沒有時間參與校外活動,更別說是花費不貲的國際交換交流等。再者,個人申請若是進入第二階段,最多可能會需要面試六間學校,其中的交通費、住宿費與備審資料的製作費都會是一筆開銷,多元入學成為名副其實的多「元」入學。古代創建科舉的考試制度為的就是階級流動,而今天台灣地區的大學入學考試則漸漸失去這個功能,我們可以看到在四大名校台清交成裡,清寒學子的名額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當然有問題的環節不僅是在大學,在上一個環節早就出了問題。接下來台灣將會進入十二年國教的時代,但經過一系列的教改下來,國中之後的分流已經失去功能。在過去國中後的升學管道,包括高中聯考、高職、專科、師專等等,不一樣的系統有不一樣的考試方法。這樣的制度有個特點,各個分流相互獨立且平等,並沒有讀哪個會比較好。但教改之下,將所有的國中生都集中起來考一樣的考試,這時強調學術的普通高中當然位於這個新制度的龍首,造成國中之後無法分流與多數學子和家長眼裡追求普通高中而輕視其他升學系統的心態。


  如今的十二年國教所強調的多元,還是換湯不換藥的齊頭式平等,若沒有合適的分流制度,人才就沒辦法擺在對的位子上。台灣地區的教改越來越糟,就筆者來看,多是在引進國外制度時沒有考量到台灣與該地區的環境、文化差異,更慘的是引進了別人後來承認失敗的制度。下一個章節我們就以個人申請為主題,來討論這個制度在美國所產生的問題。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