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中華文化專欄  第四章 文字系統造成中西方思維上的差異 筆名:陳志明

   中國漢字的發展從初期的象形、表意到表音階段,一直都維持著圖像式的表達方式,而西

方的文字則是由象形轉變成為以聲音作依據來書寫的文字。語言與圖像的差異在於物理上的

一為與二維,聲音若是以時間為橫軸便是一種一維的訊號,其重點在於順序,從邏輯這個詞

來看,logic來自拉丁字logica,而這個詞又來自希臘文logos,原意代表語言以及神聖的順序。

換句話說,將語言這個一維訊號分析,拆解成基本的單元(字母與音節)再按照神聖的順序

排列,便是這種思維方式最大的特點。

中國的圖像式思維,由於圖像是一種二維的訊號並不存在順序的問題,重點在於如何快速

的從圖像中抓出重點,按照類比方式去拆解,在尋找關聯將訊息與文字連接起來,這樣塑造

出來的思維使我們習慣以直觀全貌的方式思考,或者是我們常說的「捕風捉影」。李約瑟[1]

曾經表示:「中國人之關聯式思考或聯想式思考的概念結構,與歐洲因果式或法則式的思想

方式,在本質上根本就不同。」思維方式的不同,使我國在學習效仿西方的過程中困難重重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西方人重視個體,原因是每個個體都是構成整體的基本單元。在科學

上組成的最小單元就做原子,西方人一直嘗試要尋找更小的基本單元,不停地興建粒子加速

器、不停地做實驗,這個現象也反映出這個思維的特性。中國人重視關係,在中醫上強調身

體各部分的相互關係,不同穴位有相應的器官或組織,今日來看這樣重視整體的觀點與西醫

以科學方法進行分析的理論相當不同。此外重視個體的西方產生出了民主的概念,主張每個

人的人權,因為人是構成社會的基本組成單元,中國則有五倫「父子有親,夫婦有別,君臣

有義,長幼有序,朋友有信。」藉由關係與輩份來達成穩定社會的功能。

藉由了解中西方上思維上的差異,不再用西方觀點來看世界便是本專欄的目的,記得以前

網路上有個轉傳率很高的文章,內容是西方人與中國人的人際關係,西方的兩個人畫上一條

線,代表關係很簡單;中國兩個人的線則是繞了許多圈子,表示關係很複雜。若是以思維差

異去思考,我們就會發現這根本就是以西方的有色眼鏡在看世界。二百年前,我國以圖像式

思維去理解西方產物,結果自然不如人意,而今天我們卻要用西方思維來思考中國,這聽起

來還真是諷刺!

無論是線型思維或是圖像思維,皆有其利害與適用之處,今天我們除了要學習西方的思維

外,更不能放棄原本屬於我們的優勢。接下來的專欄將會以思維方式上的差異為基礎去討論

各式各樣的議題,希望能透過這樣的討論,給讀者不一樣的想法。

[1] 李約瑟(Noel Joseph Terence Montgomery Needham,1900/12/9-1995/3/24),生於英國英格蘭倫敦

,生物化學家。所著《中國的科學與文明》(即《中國科學技術史》)對現代中西文化交流影響深遠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