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科舉到個人申請  (三)為鞏固階級勢力所產生的申請制度  筆名:陳志明

  個人申請主要參考了美國的制度來設立,當時認為其好處在於讓擁有特殊才能的學生可以

透過多元入學管道進合適的大學科系就讀,各學校和科系也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與特色,篩

選適合的學生來就讀。那如果當初這個制度在美國就出現了問題,引進的長官是否有察覺?

還是一昧地認為國外的月亮比較圓?本篇文章以耶魯大學教授 威廉·德雷西維茲(William

Dersiewicz)所著優秀的綿羊(excellent sheep)為參考,來討論個人申請制度。


  書中提到:美國南北戰爭後,隨著工業化的腳步新型態的富豪階級隨之產生,這群仕紳意

識到自己的優越性,開始有意識地鞏固自己的階級勢力,投入更多的金錢來維持社交門面。

在南北戰爭前就建校的哈佛、耶魯以及普林斯頓便在這個階段開始改變,過去它們都還只是

規模較小的地方學校,在這個時期轉變為菁英學府,讓資質優良的年輕人與家鄉以外的同儕

進行交流、建立人脈,也保障他們往後在領導階級的地位。接下來這三所名校又推出了新的

審核機制,包括推薦函、校友應試、體育表現、領導能力甚至家世與血統,為了就是保障進

入學校的學生「血統」純正。


  1930年代,時任的哈佛校長詹姆斯·科南特(James B. Conant)為逐步提高科學水準並增加

招生管道,採用了我們今天熟知的大學入學測驗(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簡稱SAT)的

分數。到了1960年代,隨著美國新興階層的興起,學力評量漸漸轉變為錄取標準的重點項目

,但檯面下的舊規則仍然持續運作著。往後的日子,美國的學子若要申請名校必須要樣樣精

通,學業要強、體育要精、課外可以看出「領袖特質」的活動、以「紆尊降貴」的態度所做

的服務學習、檯面下的身家背景等等,學生被搞得瘋狂又忙碌。

  上面的描述是美國的狀況,不知道各位讀者有沒有察覺到,台灣目前不也是這種情況嗎?

那些打著減輕學子負擔的教育改革,只讓學生更混亂、更忙碌,引進了國外制度卻又不深入

了解的結果,就是把別人既有的問題給帶進來;一昧地認為自己的制度不夠良好的結果,就

是喪失自己的優勢。過去的聯考所帶來階級流動的功能如今已所剩無幾,頂尖學府清寒學子

的比列可以說非常之低,新的教育政策已經導致階級的世襲化。


  台灣有許多引進國外制度,但常常發生管理者對於國外狀況與國內狀況皆不清楚的狀況下

,把別人的解決方法拿來解決我們沒有的問題,鬧出了許多的笑話。長期來看另外一個大問

題則是對於「教育」這個專業的不尊重,而一次教改的失敗會造成人才十年的大斷層,這個

問題不得不重視。下個章節筆者將會舉幾個教改的例子來討論,希望能提供讀者不一樣的看

法。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