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新能源政策  (ㄧ)前言  筆名:陳志明

  在討論新能源政策之前,筆者想先來談認知與事實的落差,認知來自人對某件事情的感受

與想法,事實則是透過證據來發表言論。舉個例子來說,「我覺得搭飛機很危險,還是開車

比較安全」這樣的敘述就是認知;「根據飛航安全調查委員會的統計資料[1],2014年我國因

為飛航事故造成之死亡人數為48人,而根據內政部警政署的統計資料[2],2014年我國因為道

路事故造成之死亡人數為1819人」這樣的敘述為事實。


  文章若是僅針對認知進行討論,那根本就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每個人的認知都不同,本專

欄接下來有任何數據的引用,皆會註明出處以做出基於事實的討論,此外在討論之前,會用

工程的觀點先提供各位讀者背景知識。


  新能源政策在在現任經濟部長李世光[3]於2016年9月9日的簡報中,指出了兩大發展願景:

其一,兼顧能源安全、環境永續及綠色經濟發展均衡下,建構安全穩定、效率及潔淨能源供

需體系,創造永續價值;其二,邁向2025年非核家園及核一、二、三廠不延役、核四停建。

本專欄的架構,將先從國際局勢開始,包括全球第一個氣候公約 巴黎協議(Accord de

Paris)和國際企業對於使用再生能源的想法與策略。再回到台灣本身,基於事實對島內的現

況做敘述,了解國際規則與自身的情況後,我們再來對新能源政策進行討論,究竟新能源政

策是在競爭激烈的未來世界是一個高明的解決辦法,還是基於某些立場或原則變成綁手綁腳

的唯一解?


  首先從巴黎協議談起,巴黎協議是2015年12月12日召開的聯合國第21屆氣候變遷會議(簡

稱COP21)所通過的協議,其主要目標包括[4](以下內容為保持原意,僅將簡體字轉為繁體

):

二、提高適應氣候變化不利影響的能力並以不威脅糧食生產的方式增強氣候抗禦力和溫

室氣體低排放發展。

三、使資金流動朝向溫室氣體低排放和氣候適應型發展的路徑。

與過去的京都議定書不同,除了已開發國家外本次的協定也強調開發中的國家須共同遵守

協議,由各個國家提出排碳承諾來達成目標。隔年的杭州G20高峰會,中美兩國聯合批准巴

黎協議,宣示兩國執行決議的承諾與效力。下一個章節筆者將會針對巴黎協議後國際局勢的

變化與跨國企業的反應來作分析,而我國雖然目前因為非聯合國的會員而沒有參與協議,但

身為全球貿易體系的一份子,仍有遵守協議的責任與義務。

[1] 飛航安全調查委員會之飛安統計

[2] 內政部警政署歷史交通事故資料

[3] 我國新能源政策及展望 - 中華民國經濟部

[4] 聯合國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