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專家林石猛  司法改革急先鋒

「從私心出發的司法改革,必定失敗。」從事法律實務工作三十年,職任經歷豐富,從檢察官、法官、進而轉任律師至今的林石猛律師眼神堅定地說出這段話。

在開始訪談林石猛律師之前,對他的認知為高雄法界招牌十分亮眼的王牌大律師,甫一踏入他主持的金石國際法律研究所,便為門口的『祝賀憲法爭訟案累計八案成果』幾個大字所震懾,令人不禁側目,進而產生了好奇心: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經營的事務所可以達成如此驚人的成績?

即使早已跟我們敲定訪談時間,林律師在我們抵達前仍然在辦公桌前孜孜地埋首卷宗。日理萬機的他露出毫無疲態的笑容,親切地招待我們坐下,準備開始訪談前,我們先談起一件他手中與訪談主題相關的案件。

「姑且就稱呼這是某個台南的案子,上一次過年前開庭,因為衝庭,我們申請改期,結果書記官告知我們法官不准,要我的當事人請副代理人來。問題是我們當事人也不一定願意要副代理人陪同,最後開庭前一天書記官打電話來告訴我們法官還是准他的假,但還是要照常開庭,也就是被上訴人還是要去而已。今天我去調了筆錄出來,結果什麼都沒寫,這有什麼意義?浪費被上訴人的時間,浪費法官自己的時間。」林律師認為,這就是法官的權力傲慢,第一就是是法官本身的權力傲慢,法官說了算,其次不相信一個好的律師能夠幫助他的自由心證,同時也忽視了當事人跟律師的信賴關係。

我們的司法改革有很大的問題,是來自於很多法官不論在判決刑事案件或是民事案件時,常將這些案件視為法官自己的案件。當視為自己的案件的時候就無法站在一個完全的第三者的立場,而之所以會有這種情況,就是因為我國的司法院在考核的時候,將法官視為行政官在考核。

然而刑案應該是檢察官的案子,民事則是原告的案子。但當法官將這些案件都視為他自己的案子的時候,就會有所謂的權力傲慢。如果司法改革沒有談到這一塊,就可能是白費工夫。

法官今日的公正性如果被確認,即使有誤判,也只會被當成個人的行為錯誤。然而今天這些法官的權力傲慢,就是造成一旦發生錯判或是有烏龍判決的時候就變成了司法的全體醜化。法官今日不是神,他是代替神的權力去做事,判斷所謂的是非對錯與公斷,因此更不能陷入當事人情境,當局者迷。保障民權─乃是司法的天職。

林石猛律師當年與高雄地院以及司法院的法官前往美國波士頓的刑事法庭參訪考察時,恰巧見證了一項讓他印象深刻的事情。當時他們要旁聽的法庭,因為檢察官未出席或是遲到,法官當庭宣布退庭。這正是林律師認為法官應該要具有的中立性。

如今的司法體系最大的問題,不只是法官不曉得他在憲法所處的位置;檢察官也不知道公權力賦予其公益代表人的目的,需要罰其所當罰,不該罰則不該罰。在林律師任職檢察官的時候,也曾為了被告的權益據理力爭,當有利被告的證據未被採用時,他也會向法官要求調查證據。因為他追求的是正義,而不是自己的成功。

檢察官很多時候並沒有深切體會到他公益代理人的角色的時候,固然要打擊犯罪,但也要罰其所當罰,如果有了這層體會,也就不會容許調查官不正取供了。雲林地院最近審理賄選案,林律師帶領所內律師,花了兩小時聽錄音檔,終於證明調查局確有不正取供,甚至筆錄不實的情況,令被告得以洗刷冤屈。

落實憲法保障人權之理念,扮演監督依法行政的橋樑,是執業律師的初衷,這份司法人的使命感,從任職檢察官、法官到開設金石國際法律事務所擔任所長,林律師一直貫徹至今,為了公益聲請八項釋憲案以及人權不斷的努力。

從九十五年三月三日六一○號到一○五年三月十八號的七三六號,林律師就占了全部釋憲案裡面的百分之一。其中釋字第七三六號的當事人林靜子女士也特地在年前來拜訪林律師,並致上謝禮,感謝所內律師為了她的權益的所做的努力。林石猛律師也藉此送我們一段話:「幸福,不是基本人權,『追求幸福的權利』才是。法律保護勤勉人,要鍥而不捨的努力。」
衷心期勉我國司法能夠改革成功,邁向一個真正落實民主人權的國家,即使所見所聞並不樂觀的情況下,林律師心中始終記著這段話:「我的認知是悲觀的,但我的心願與希望是樂觀的。─史懷哲(一八七五─一九六五)」期許能夠抱持正面能量;正面觀點,在新的一年持續為了人權與公平正義而奮鬥。

林石猛所長經歷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士
國立中山大學法學碩士
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台灣高雄地方法院法官兼庭長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法官
金石國際法律事務所所長
憲法爭訟案累積八案
 
「德不孤,是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
八分滿的水,是謙遜的自省」


SOURCE:台灣公論報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