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中華文化專欄  第六章  中西方科學的討論與總結

筆名:陳志明

    愛因斯坦曾經說過:「西方科學的發展是基於兩個偉大的成就:希臘哲學家所發明的形式邏輯系統(歐幾里德幾何學),以及在文藝復興期間發現通過系統實驗,找出因果關係的可能性。在我看來中國的賢哲沒有這樣做。令人驚訝的是這些發現倒是都做出來了[1]。」西方科學的發展,靠著邏輯與實證走到今天會輝煌的成果,而令愛因斯坦驚訝的是中國居然沒有靠著邏輯與實證,在歷史上仍然有許多的發明與創造,中國的四大發明,造紙術、印刷術、火藥以及指南針,其文獻記載中年代都較西方世界來得早。

    今日檯面上的學者時常鼓吹著學術自由、思想自由,且視自由為創新的原動力,這些台詞其實是從西方世界抄過來的,那為什麼西方總是鼓吹著自由呢?原因在於其線型思維將西方人侷限在一維空間作思考。而我們中國的圖像式思維因為是二維則沒有這個問題,在中國創意與發明源源不絕的光輝時代裡,我們從不高喊自由,而是運用圖像式思維高超的洞察能力來解決問題。西元前三百年,都江堰是由戰國時秦國蜀郡太守李冰及其子主持始建,經過歷代整修,兩千多年來都江堰依然發揮巨大的作用。整個都江堰樞紐可分為堰首和灌溉水網兩大系統,其中堰首包括魚嘴(分水工程)、飛沙堰(溢洪排沙工程)、寶瓶口(引水工程),整體而言以引水灌溉為主,兼有防洪排沙、水運、城市供水等綜合效用。今天看來具有排砂功能防止淤積而能不停使用的水壩,看似不可思議卻在兩千年前在中國完成,是圖像式思維重視整體,使工程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發明。

    倘若是結合了圖像式思維的洞察力加上線型思維的邏輯與實證,將會是什麼樣子呢?筆者舉火箭作為例子說明。首先在西元七世紀中國的先民們發明了火藥,到了宋朝將火藥包裹於紙筒內綁在箭竿上,並配重金屬塊來保持飛行的穩定,再用弓弩發射,燃燒的火藥能使箭增大飛行高度和距離,換個說法:先民們發明了反作用力裝置,比牛頓提出理論的時間還早。不過火箭在接下來的發展中被火砲給取代,因為無法掌握火藥、射程、穩定性等等,直到了化學、空氣動力學等專業理論的問世以及新的金屬材料與機械製造才讓火箭得以重生,成為二十世紀將人類送往外太空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從這裡我們看出當我們結合了中國與西方之長,發展是可以多麼地驚人。

    筆者提出中國與西方思維方式的不同,並不是要討論誰的思維層次較高,而是希望各位讀者能從中獲得啟發,去找出兩個思維方式的長處並作結合,並在一面倒向西方的世界潮流中重新找出我們的定位。最後期待在未來中華兒女們除了學習西方的邏輯實證外,也能透析中國自古以來的智慧,全面復興中華文化。

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