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兩岸關係:問題出在朝堂,答案卻在江湖


  筆名:井底之蛙

    台灣在國際上的地位一直都很尷尬,若要能獨立自主並以一個「國家」的名義實施各項外交、貿易、金融、合作等措施[1],有外交關係的邦交國是十分重要的。
 
  相較馬政府時期八年內僅甘比亞邦交國的斷交,蔡英文政府正面臨上任未滿兩年即二邦交國聖多美普林西比及巴拿馬兩邦交國的斷交,加上中國可能透過中非論壇和拉美論壇拉攏我方之邦交國[2],台灣目前確是面臨嚴重外交困境。針對巴拿馬與中國建交,蔡英文總統強調台灣是主權國家且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也不會改變,而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也於當日宣布一個中國原則是國際社會普遍共識,只有承認「九二共識」,認同兩岸同屬一中的核心意涵,兩岸關係才能重回和平發展的確方向[3]。
 
  面對此一困境,台灣的學者與官員處理方式大致分為兩種。一種是藉此機會修憲、改國號並以台灣之名申請加入聯合國與締結新的邦交國等,此舉作法無法處理困境的核心「邦交國與我國斷交主要是因為承受中國的壓力,而不是台灣自身合不合憲法」。另一種是吳敦義所言,接受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將此僵局緩和下來[4],然而九二共識從資料上來看,兩岸對九二共識是有極大落差。政治上的應對不論哪一種,都須體認的是要避免淪為川普美國對中國談判的拋棄式籌碼,以及持續刺激中國方面並閉門造車的話,是不是會讓過去在馬政府時期開始的交流又回到冰點[5]。
 
  除了政治上的解決方法,台灣如果產業能強盛至震驚國際,則台灣的談判籌碼將大幅提升。農業方面自然不在話下,而工研院IEK產業分析中提到台廠具備搶攻智慧車輛商機的優勢外,電子材料的顯示器、半導體與IC構裝用材料皆為值得聚焦的產業[6]。此外,以綠能產業及高值化材料循環園區作為目標,不僅是產業升級也能獲的較多已開發國家的注意。再將範圍縮小至個人的話,年輕一輩才是決定台灣未來的主要群體,不論立場是獨立或者統一,只有當你夠了解大陸的時候,才能夠透過思維來做出決斷。透過目前大陸釋出的善意從「交流讓利」,各種名義的交流團有高規格待遇,至未來可能的「普惠融合」,吸納台灣優秀政治人才前往擔任公職,都是讓一個人能夠了解彼此的管道[7]。交流並不可恥,可恥的是畫地自限,不願面對必定到來的競爭。
 
  不論是哪個層面的解決方法,唯有自己夠強,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備註:台灣版九二共識其主要精神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8],然而大陸方面時至2015年曾12次公開駁斥此種說法,並且中國國台辦曾於2004年聲明「九二香港會談達成『九二共識』,重要原因是當時台灣當局堅持一個中國和追求國家統一的政策立場。台灣當局承認中國只有一個,台灣和大陸都同屬中國,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沒有分割。」[9]
 
[1]曾皓平,為什麼邦交國對我們非常重要?,遠見[時事話題],2016.12.21
[2]一張圖表看我國與邦交國狀態,《蘋果》政治中心,2016.12.21
[3]陳曉,蔡英文就巴拿馬斷交強硬表態:絕不會在危脅下妥協讓步,香港O1[兩岸],2017.06.13
[4]陳宥樺,如果中華民國最後完全沒有邦交國,怎麼辦?他說出最壞的情況,台灣人要有心理準備,風傳媒,2017.06.21
[5]黃介正,兩岸八年,豈能一場誤會?,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16.03.23
[6]劉麗惠,專家齊聚一堂 眺望2017產業發展趨勢,聯合新聞網,2016.12.29
[7]孫昌國,推一代一線 陸對台政策躍3.0版,旺報[焦點新聞],2017.05.24
[8]九二共識Q&A,國家政策基金會
[9]港媒解密九二共識 中共曾公開反「一中各表」至少12次,自由時報,2015.11.13

回上一頁